首页 > 奢华

真爱珍藏 悦己分享

2017-11-04 00:00:55

 “悦己珍藏”是古董收藏家蔡宏炯先生和珠宝设计师毕靖女士共同创立的珠宝品牌,以融汇中西古今艺术元素的独特设计风格闻名遐迩,广受高端品味珠宝爱好者的欢迎。大家在关注中也充满了好奇,这与众不同的风格,究竟是出自什么样的灵感迸发?

这次笔者有幸采访到“悦己珍藏”的品牌主理人、设计师毕靖女士,来为大家揭秘这位赋予“悦己珍藏”独特个性和灵气的设计师,是如何在珠宝艺术的道路上前行的。

悦己珍藏 审美 珠宝设计师 珠宝艺术 毕靖

“悦己珍藏”品牌创始人毕靖

与我想象中并不一样,毕靖身着刺绣的中式服装,耳畔点缀一对翡翠,不见设计师那种张扬个性,更像是民国时代的大家闺秀。但是她爽朗清脆的嗓音,又把我从旧时光里拉回来,让人感受到只有新时代女性才具有的澎湃活力。

“接触古董之后,才觉得自己成为了真正的珠宝设计师。”在创立“悦己珍藏”之前,毕靖从事的是时尚首饰的选款与研发工作,每天都和颜色鲜艳造型夸张的人造首饰打交道,追求的是给客户的第一眼吸引。结识蔡先生之后,由蔡先生所写的两本古董著作打开了眼界。而后,接触到蔡先生四十多年来的历代古董珍藏,感受到艺术经典穿越时光也不会褪色的魅力,对珠宝的审美也潜移默化地发生改变。对更高层次珠宝艺术的追求,开始成为毕靖的目标。她游历世界各地的博物馆,瞻仰那些最著名的珠宝珍藏,藉由传世之作与那些伟大的设计师隔空交流。沉醉在世界珠宝经典中的毕靖,开始了对珠宝艺术的全新的感悟。

悦己珍藏 审美 珠宝设计师 珠宝艺术 毕靖

“悦己珍藏”作品《鹦栖颂勇》

“不得不承认,经历了多年的积累,西方的珠宝艺术确实有着先发优势。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经典,这些作品不单纯是造型的美,更承载了一代又一代的艺术精华和匠心精神,糅合彼时的时代创新,传承至今。我们必须打造出有自己的文化风格,又饱含设计师艺术感性的设计,技术上承传前人的杰出工艺,才能够创造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经典。”

“于是我就开始用古董的元素设计珠宝”,毕靖在最心爱的几件古董珠宝上找到灵感,摘取这些作品上最有特色的部分,交由经验丰富的珠宝工匠临摹,以期与翡翠结合,展现翡翠全新的活力。

工匠最讨厌的老板

“刚开始的时候,我变成了珠宝工匠最讨厌的老板。因为我选的元素都是古董珠宝上的经典部分,所以工艺难度相当的高,尤其是线条的理解。跟我对接的珠宝工匠们,虽然都是有二三十年经验,但是有些东西不但没有做过,甚至见都没见过。所以我只能拿着设计图和实物,蹲在这些师傅身边,一点点的告诉他要做成什么样。”

悦己珍藏 审美 珠宝设计师 珠宝艺术 毕靖

“悦己珍藏”作品《爱·幸福》

“你想想,这些老师傅也都是能带徒弟的前辈,绝对是有脾气的。他们做了几十年那个样子的东西,你突然让他们做成这个样子,是不习惯的。而且越不习惯,做的时候修改次数就越多。有时候改动多了,不仅会跟我发脾气,简直要跟我罢工了。这种情况,我也没法强迫师傅,只能是先放一放,过几天等师傅情绪消化了,提着水果过来跟师傅们套近乎,让他们抹不开面子,再继续折磨他们。”

“就这样,慢慢地跟师傅们磨合,一点点的把想要的东西磨了出来。坚持几年下来,现在几位老师傅能够很好的理解我的要求,做起来得心应手,审美眼光也提高了不少。有时候还会跟我讲,某某人拿来一件别人做不了的东西,号称难度非常高。到手一看,比你毕靖的简单多了,又不漂亮,分分钟就能做好。师傅们说这话的时候是带着自豪的。其实师傅们虽然开始抗拒,但是他们自己能够有所精进,能够承传前人的经典工艺,做出漂亮的作品,心里绝对是很满足的。”

这听起来轻描淡写的幽默故事,其实充满了当代珠宝人探索的艰辛。毕靖在工艺上与珠宝工匠们共同钻研的辛苦,都呈现在“悦己珍藏”的闪耀作品之中。但这还远不是毕靖经营“悦己珍藏”过程中最深刻的记忆,她给我讲了一系列令她对翡翠、对珠宝完全改变观念,甚至是影响她未来毕生奋斗目标的真实见闻。

不还价的采购专家

“其实工艺上的事情,耐着性子去磨就能有进展。但是我对翡翠的认识,真的是一步一步走过来才明白。”

最开始和蔡先生一起去采购翡翠,有些货主拿过来的货,蔡先生不仅决定的痛快,而且从不还价。毕靖当时很不理解“我们价格本来就定的很低了,你买的时候不还价,让我怎么卖?”事后,蔡先生坐下来跟她讲,不还价并不是多花钱,翡翠行里行走了几十年,哪些货主叫价虚高,哪个货主开价公道,都是清楚的。

“哪怕砍掉一点点,不也是有意义的?”毕靖当场反驳了蔡先生“但是蔡先生说,砍掉一点点,恐怕会更吃亏。”毕靖当时一头雾水,于是蔡先生就给她讲了自己当年做田黄的时候,遇见的一位前辈——大收藏家张添根先生,就是台湾鸿禧美术馆的创办人。张添根先生看上的东西,从来不会批评东西不好来杀价。反而有一次因为买到心头好,额外封了十万台币的红包给蔡先生。如此赏识,蔡先生自然是有什么好东西都先送给张添根先生过目。有感于此,蔡先生也用类似的方法在福州购买田黄,逐渐立出了商誉。全福州的田黄石,非得等蔡先生看过,才敢许给他人。为此有的石主宁愿等上几个月,都要将好石头卖给蔡先生。

“蔡先生讲,其实翡翠和田黄一样,各不相同,错过了不容易再找,好的东西不可能都让你看到。货主开出公道的价格,我们自己宁愿少赚一点,也不要让没有意义的一刀,伤了彼此的热情。否则货主有货不等你,岂不是更亏。”

“悦己珍藏”作品《落紫星云》

“虽然觉得蔡先生说的有道理,但是并没有服气。道理我都懂,但是心里还是迈不过那个坎。”毕靖为了更深入的了解翡翠,去到了缅甸翡翠矿区,考察翡翠开采的第一手情况。“翡翠矿区都在很深的山里面,到矿区还要坐直升飞机。你知道吗,直升飞机就贴着树梢在山上飞,感觉随时都会掉下去一样。”毕靖谈起当时在矿区的经历,依然心有余悸。“我就看到了翡翠矿工的真实状况,他们非常辛苦。酷热的天气,要在太阳底下整天整天的挖翡翠,从大量的土石里面翻找原石,可能一天到头都没什么收获,几乎每个工人身上都带着伤。”

“我在缅甸还看到很多赌石的人。赌石时候的那种疯狂,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亲眼见到一个人赌石失败当场,那种气势一下子就泄了。什么话都不说,垂头丧气的就走,到路上连车都不知道躲,拉他都没反应,完全把自己给放弃了。”

“这时候我就觉得搞翡翠的这帮人,实在是太辛苦了。后来还有一次去揭阳,跟一个经常合作的翡翠老板吃晚饭。吃到一半他忽然说,今天必须早点休息,因为明天要去抢翡翠。抢翡翠又是怎么回事?我就问他,他说你要感兴趣,早起跟我一起去看就知道了。然后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赶到翡翠市场,中间已经围了一大群人。我穿得少冻得躲在一边,他一点点挤进人群里,原来大家都等着上游发开窗料和半明料的老板出货。然后那些货一出,大家真的是拼命上去抢,人挨人人挤人。而且根本不还价,抢到翡翠直接往怀里一揣,掏出现金来就往老板手里塞,恨不得马上让这块翡翠跟自己姓才放心。原来翡翠原料真是要靠抢的,我问他,抢也不还价,买亏了怎么办?他说,我们这边有句老话,叫“无米难开火”,就是如果抢到了原料,回去开工总还会有营收,如果没有料,大家就都要闲着空耗了。这一年抢下来,运气好有得赚,运气不好可能亏,但是要是不去抢肯定是亏的。”

“看过了这么多产业链条上的同行,我忽然感觉自己身为设计师好幸福。我虽然也有付出,也跟师傅们互相折磨,也跟客户天天交流。但是看到上游的这些同行,他们有的是用血汗来做,有的是用身家来做,没有一个人是轻松的,没有一块翡翠是轻易来的。这时候我就明白蔡先生的意思了,翡翠能够从源头流通到我的手里,其实很多不确定因素,在充分了解行情的前提下,爽快其实是行家之间公道的传递。虽然自己会少赚一点,但是也会有源源不断的好货找上门来,成为良性的循环。”

“同时我也意识到,翡翠虽然是流传了几百年的玉石之王,但是依然有很大的潜力。我们在承传翡翠文化的同时,如果能够把翡翠艺术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让更多的人爱上翡翠。或者是把翡翠作为中国珠宝文化的一个担当,推向国际舞台,让翡翠的影响力扩散到全世界。那么不仅是我们‘悦己珍藏’的成就,对整个翡翠行业都可能有大的提振!整个链条上的同行们,经营环境就会变得更宽松了。”

悦己珍藏 审美 珠宝设计师 珠宝艺术 毕靖

“悦己珍藏”作品《花好月圆》

说到这里,我不禁为她对翡翠的理想而触动。这超脱了单一品牌运营的理想,代表着一种传承,一种要让翡翠文化高屋建瓴的情怀。如果不是真爱翡翠,不是真了解翡翠行业,很难有这方面的见地。同时我开始好奇蔡先生,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有如此的修为。

“蔡宏炯先生既是我的商业伙伴,也算是我的导师。”蔡先生是香港最负盛名的古董收藏家、古董商之一,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收藏古董,迄今已有四十多年。2000年至2003年,蔡先生被选为香港旅游局Meet the people活动的古董专家;2002年10月,蔡先生接受过成龙先生代表的《探索频道Discovery》访问;自2003年,蔡先生经营的古董店获选美国运通卡推介商户,被美国最有名的旅游杂志《Frommer’s》推荐为香港必到古董店。蔡先生还将多年来的陶马收藏整理出版为《Horses For Eternity》一书,是当今世上唯一详尽讲述我国汉代至明代陶马历史的专著。

古董让设计与众不同

“艺术是相通的,古董直接影响了我的审美。可以说几百上千年积累的经典,让我对美的感受更加的深刻了。见到了那些美,我才会想到把西方古董珠宝上的元素应用到东方翡翠上来,只要是好的我们都可以借鉴。”

“在接触到古董之后,我认为自己的设计手法也变得通透了。汲取了这么多艺术的营养,让我对翡翠的理解、对设计的理解都产生了变化。过去我设计时尚首饰,所以会选用很鲜艳的颜色和很具体的形状。现在我尊重每一块翡翠,会去揣摩他们各自不同的性格,感受不能说明但真实存在的内涵,用含蓄的语言去诠释他们,让翡翠的美优雅的展现。”

“悦己珍藏”作品《约定》

“设计观念上也有了更深的领悟。从大的方面来讲,设计上我并不拘泥于完全的传统。因为现在的传统其实都是古人的创新,古人的传统是更早的人的创新,每个时代都会有不同的设计特色,成为这个时代的标志。我们在当下要思考,如何给翡翠时代的活力,创造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经典艺术,才能算是对得起翡翠,无愧于后人。从小的方面来讲,我觉得珠宝设计不是单纯的造型塑造,更是一种感情的倾注。作为女性,设计每一件珠宝作品时都是带着不同的情绪的。在创作过程中,我可能是喜悦,可能是兴奋,也可能是珍惜。我希望这些美好的感觉能够凝固在我的作品之上,在传递的过程中也让大家有所共鸣,一起体会这与翡翠因缘交际的享受。”

“我创作的不单是一件有价值的珠宝,而是带着真爱的作品,带着情绪的珍藏,希望能够成为燃点女性美感的火花。”

“三年前,由于我自己太忙了,也开始培养年轻一代的设计师。年轻人的优势,就是特别能把握时代感,创意无限。最近我们‘悦己珍藏’旗下的设计师Lily Sun参加了一个全世界范围的珠宝比赛。她的设计从几千人中被选中,成为入围的二十四人之一,继而从二十四人中脱颖而出,获得了大奖和丰厚的奖金!珠宝艺术在我们手中一棒一棒的传下去,是一定能够有所建树的!”

悦己未来可期

毕靖认为当下社会已经脱离了单纯物质积累的阶段,已经有了自由追求美的基础。现在很多人可能是专注于打拼,而忘记了女性悦己的天性。

毕靖提及一位来自浙江的姐姐,据说是当地的小商品龙头,跺跺脚整个行业都会发抖。有一次共赴晚宴,这位女士穿着得体,大方优雅,就是搭配的珠宝不太妥当——端庄礼服配了一只人造水晶小天鹅。虽然好看,但是和服装、场合、身份都不甚匹配。是这位女士非要这么搭配么?并不是,她后来也对翡翠非常感兴趣,希望毕靖能给她分享一些玉文化的知识,好让她也接触到更多美好的东西。其实女性的自我审视、自我取悦是一种天性。不管是在哪个时代、哪个地区,人们都会有匹配自己身份和地位的服装服饰,甚至有的成为了社会属性的符号。“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太匆忙,只问拼搏,不问悦己。大家在内心都有美的追求,但是没有具体的方向。”

“我作为女性,希望女性朋友们都能找到自己的美丽,找到取悦自己的独特情感,找到能够与自己相伴的美丽伙伴。从而在今后的道路上,更加自在,更加闪耀。我和蔡先生创立‘悦己珍藏’也是如此,希望通过承传于古董艺术,沉淀于珠宝设计的‘悦己珍藏’,能够把我们对美感的些许领悟传递给大家,把我们对翡翠的热爱和珍惜传递给大家,把悦己的情怀和欢愉的情绪传递给大家,为大家呈现富有感情的珠宝,共同经历生命中那些美好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