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钻石

[钻石]合成钻石迎来多重“利好”

随着近年来合成钻石不断闯入珠宝业者视野,关于合成钻石的角色定位、发展路径以及与天然钻石如何和谐共生,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近日,知名国际投行摩根斯坦利在一份关于全球钻石市场的研究分析报告中称,合成钻石的出现正在对天然钻石市场形成威胁。这份名为《全球视野下的钻石游戏:合成与天然》的报告称,综合合成钻石生产技术、天然钻石市场供需关系、消费者消费观念调整等多种因素考虑,合成钻石对天然钻石市场的“入侵”,最可能演化为一种结果:合成钻石成为钻石市场的有益补充,在市场上拥有一席之地,从天然钻石市场抢占有限的市场份额,并且共同扩大钻石珠宝市场的整体规模。

报告指出,在此情况下,所有类型的合成钻石都可以进行检测,但小颗粒合成钻石的检测成本较高,同时,合成钻石会在价格上对市场上的小颗粒天然钻石带来冲击,对大颗粒天然钻石的定价影响则可以忽略不计。此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前提是,天然钻石生产商需要在现有基础上适度增加营销支出,以应对合成钻石带来的全新挑战。

以2015年的全球钻石供应量为参照物,该报告预计,到2020年,全球小颗粒(裸石小于0.2克拉,毛坯小于0.5克拉)天然钻石毛坯产量为9400万克拉,价值26亿美元,价格较2015年下降12%,合成钻石毛坯产量为1410万克拉,价值2亿美元,价格相当于同级别天然钻石价格的50%;在大颗粒钻石(裸石大于0.2克拉,毛坯大于0.5克拉)方面,全球天然钻石毛坯产量为4500万克拉,价值136亿美元,价格较之2015年基本维持不变,合成钻石毛坯产量为340万克拉,价值7亿美元,价格相当于同级别天然钻石价格的70%。人造钻石将占据小颗粒钻石市场份额的15%,以及大颗粒钻石市场份额的7.5%。

合成钻石迎来多重“利好”

合成钻石的发展在2014年后得到了飞速发展,最主要的原因是生产技术方面的突破。合成钻石生产主要应用两大技术:高温高压和化学气相沉积技术。不过,直到21世纪初,掌握两大技术的合成钻石生产公司仍然只能生产小型彩色钻石,而且不能实现持久盈利。大型无色钻石在2014年左右才开始出现。从2014开始,技术改进极大地促进了合成钻石规模的扩大。越来越多的大型企业可以不时生产出很大体积的钻石,足以吸引珠宝零售商的注意。2015年,合成钻石生产商“新钻石技术公司”展示了一个10.02克拉的合成钻石,净度为VS1,颜色为E,其是利用32.2克拉的钻石原石抛光而来,原石的形成时间近300小时。

合成钻石的检测技术也已成熟,并且在不断优化。区别合成钻石和天然钻石的关键通常在于识别钻石的生长模式,如碳原子的聚集方式。戴比尔斯公司是研究合成钻石技术最成熟的公司之一,目前已经在印度的苏拉特建立了检测中心,为钻石贸易商提供检测服务,并且还开发和出售装备以不断完善合成钻石检测技术。戴比尔斯公司目前采用的设备能够自动筛选0.01~0.2克拉的小颗粒圆形钻石,每小时达到360个。

消费者的消费观念和意识的变化也为合成钻石产业的发展带来了机会。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社交媒体的广泛传播,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了解人造钻石的化学和物理性质,并意识到与天然钻石相比,合成钻石更便宜,且质量具有可比性。此外,已经成长为消费主力的“千禧一代”并未被天然钻石的营销套路“洗脑”,和前几代消费者相比,他们在选择购买珠宝时更加独立自主。而且,研究发现,“千禧一代”对合成钻石这类可再生、无污染的珠宝产品有着很强的情感共鸣,甚至愿意支付额外的钱来购买该类环保产品。

从天然钻石行业发展趋势来看,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格局也开始鼓励加工商和零售商寻找天然钻石的替代品。合成钻石天然的价格优势,不仅吸引终端消费者,而且对一些希望提升利润空间的加工商和零售商来说,更具吸引力。对于加工商来说,由于天然钻石和合成钻石的加工工序和成本基本相同,合成钻石可以为他们带来一定的加工订单,同时,钻石加工已经成为整个钻石产业链中利润最薄弱的环节,加工商迫切需要改变当前的局面;而在当前终端市场较为低迷的情况下,一些小的零售品牌的市场份额正被更大的钻石品牌“蚕食”,他们寄希望于通过合成钻石的销售“收复失地”,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

在上述因素的推动下,当前对于合成钻石市场的投资意愿也在提高。合成钻石行业正开始获得更多的追踪记录(生产资料、成本、价格等),这种规范化体系的建立,将有助于吸引银行融资。而此前,合成钻石主要以股权融资为主。

挑战不容小觑

尽管利好不断,但合成钻石要想真正赢得市场认可甚至“替代”天然钻石,同样绝非易事。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70年代,通用电气公司已经生产出了宝石级别的人造钻石,但却放弃了大规模生产的尝试。原因在于通用电气方面认为,生产工业合成钻石虽然有利可图,但一旦实现了大规模批量生产,将对整个钻石行业造成毁灭性打击:钻石的神秘感将会消失,作为珠宝的价值将不存在,价格将会跌到几乎为零。虽然今天合成钻石分散生产以及更易获取的合成钻石技术可能会稍微推翻通用电气公司当年的观点,但合成钻石生产规模无限扩大后,对天然钻石市场的冲击和隐忧依然存在。

此外,一个容易被忽视的事实是,在珠宝领域的应用并非是合成钻石的终极目标。随着合成钻石生产技术的进步,一些其他的应用会变得更有吸引力。由于珠宝市场允许合成钻石出现一定的瑕疵(有色、有杂质),是一个更容易达成的目标市场。随着科技发展以及纯钻石数量的快速增长,一些现有的合成钻石生产商可能会尝试着往更高级别的钻石应用方向发展,比如半导体、激光和光学元件。据悉,该市场前景非常广阔,其利润比现在的珠宝市场利润还大——这意味着珠宝行业将不会是合成钻石的主战场,也注定了合成钻石相对于天然钻石的配角和补充的地位。

缺少一个稳定的定价体系或许是当前合成钻石产业发展面临的一大难题。与天然钻石产业建立的成熟市场体系不同,合成钻石市场比天然钻石市场更分散。当前,没有人能准确提供宝石级合成钻石的市场规模,且每个生产商均有自己的分销渠道。同时,生产商的角色分工和定位也较为模糊:一些生产商销售钻石原石,另一些生产商对钻石进行切割、抛光再出售,还有另一些生产商直接参与设计和生产自己的珠宝。在定价上,一些生产商根据自己的成本基础为合成钻石定价,一些以天然钻石定价的标准做参考来定价。而在宣传口径上也存在分歧:一些生产商特别强调合成钻石的环保和社会和谐;一些生产商则试图仅从价格角度说服消费者。换句话说,合成钻石产业目前缺乏一个清晰的产业链条构建和统一的行业结构和信息沟通,必将对产业的后续发展带来隐患。

合成钻石命名未实现统一也是合成钻石产业化发展的一个挑战。命名问题一定程度上也折射出合成钻石生产商和零售商缺乏协调的问题。按照国际标准化组织(ISO)2015年发布的新标准,天然钻石是指“完全取材天然,形成过程无人工干预的钻石”。一般来说,“钻石”命名无其他说明始终指“天然钻石”。合成钻石是指“具有同样化学构成、晶体结构和物理(光学)性质的人工钻石产品”。实验室培育钻石或实验室制造钻石仅指合成钻石使用的术语,“实验室培育”、“实验室钻石”或“类钻石”等简称不得使用。

与此同时,合成钻石还将遭遇戴比尔斯等天然钻石生产巨头的“阻击”,其中一个重要的武器是专利保护。虽然身为天然钻石产业的巨头,也没有涉足合成钻石生产领域,但多年来戴比尔斯对于合成钻石的生产和检测技术的研究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目前,戴比尔斯公司大约有28个同族专利,其中包含350项个人专利。这些专利不仅涵盖合成钻石的生产制造,也包括所产生钻石成品的种类。因此,在挑战合成钻石生产商时,戴比尔斯无疑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和更强势的市场地位,特别是其在合成钻石检测方面的参与度,一定程度上可以保证合成钻石产业的发展始终处于可控范围。